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发布时间:2020-06-15

浏览量:802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在过去十年来,「公开」与「私人」的界线已经模糊不清。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信息系统和公共政策的教授亚历山卓‧阿吉斯提(AlessandroAcquisti)在TED的一场发人深省但又有点吓人的演讲中,与大家分享了他近期完成的研究成果与还在进行的研究的细节,其中包括一个如何简单的把一张陌生人的照片和他们的个人敏感信息相匹配的项目。阿吉斯提解释了这一现象意味着什幺和为什幺隐私很重要。

亚历山卓‧阿吉斯提在TED演讲视频:为什幺个人隐私如此重要?(14分59秒)

以下是的演讲内容: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开放,把大量关于自己的信息放在网上传播。而且这幺多有关我们的信息正在被各种机构收集起来。当今,通过对这些大量个人信息的研究,我们从中受益非浅;但是在放弃我们的隐私的同时也要付出很多的代价。而我的故事就是关于这些代价的。

从一张匿名的面孔可以获得多少信息

我们预测影响识别、普适计算等技术的结合体会对我们所谓的隐私和匿名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为了证明这个想法,我们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校园里做了一个测试。

我们让过路的学生们参与一项研究,我们用摄像头给他们照了相(左下),然后我们让他们在电脑上填写一张调查问卷。在此同时,我们把他们的照片上传到一个云计算节点上,然后我们开始用一个面部识别程序来把那张照片和一个有成百上千张照片的数据库相比较对照。这些照片都是我们从脸书上下载下来的。当被研究对象做到问卷的最后一页时,那页已经自动显示我们找到的10张由识别程序找到的最相似的图片(右下)。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大家看到被研究对象了吗?电脑做到了,实际上它的準确率是三分之一。基本上,我们可以从一张匿名的面孔开始,线下或线上,然后我们可以用脸部识别技术找到那个人。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这多亏了社交媒体的数据。但是几年前,我们做了些其他事情。我们从社交媒体数据出发,然后我们把它和美国政府的社会安全机构里的数据相对照,我们最终可以预测一个人的社会保险号码。这个号码在美国是极其敏感的信息。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如果你把这两个研究相结合,问题就来了,你可不可以从一张面孔出发,然后通过面部识别找到这个人和有关此人的各种公共信息,从这些公共信息里,可以推断出未公开的信息,即那些关于此人更敏感的信息呢?答案是,可以的,我们也做到了。

让我们把这些技术推进到逻辑的极限。设想一下未来你周围的陌生人可以通过他们的谷歌眼镜,或者,他们的隐形眼镜,并通过你身上的7、8个数据点就可以推测出任何与你有关的信息。这个没有任何秘密的未来会是怎样的?而我们该不该关心这个问题?

大数据时代下,我们会变得更加理性还是更有偏见?

如果老闆在社交网络上搜索应徵者信息,分别看到下两张图,是否会影响到他们的录用决定?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当你最好的朋友成为推销员

对同等条件的应徵者的歧视是正从社交网络收集的信息开始的。现在营销人员希望我们相信关于我们的所有信息永远都会以我们喜欢的方式被使用。

以后,各种机构可以用搜集并利用关于你的信息,以一种你自己都无法预测到的方式来影响你。举个例子,这是另一个我们正在做的未完成的试验。

想象一下某个机构有你的脸书朋友信息,通过某种算法可以找到两个你最喜欢的朋友。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然后,他们即时创建出这两个朋友的脸部信息结合体。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研究显示,人们在合成的脸部图片中甚至不会识别出自己,但是他们却对这些合成图片有好感。那幺下次你在浏览某个产品的时候,同时有个广告建议你买它,这就不会是一个标準的推销员,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而是会变成你的朋友,

个人信息控制战已打响!

而且你都不会意识到正在发生着什幺。

我可以做什幺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当下的保护个人信息不被滥用的政策法规还十分薄弱。其中的一个法规是透明性,要告诉人们你将怎样使用这些数据。理论上,这是非常好的事情。这是必要的,但是却不完善。透明性也会被误导。你会告诉人们你要做什幺,然后你仍然试图诱导他们给你任意数量的个人信息。

实际上,我们还是有其他办法的。

我们现在的处理方式不是唯一的,也绝对不是最好的。

当有人对你说,「大家不用关心隐私」,想想是不是因为事情已经被扭曲到他们不能再关心个人隐私了,然后我们才意识到一切已被人操纵,已经逐渐侵入到自我保护的整个过程中。当有人说隐私和大量信息带来的好处无法兼得时,想想过去的20年里,研究人员已经发明了理论上使任何电子转帐更加安全保密的方式来进行的技术。我们可以匿名的浏览网页,我们可以发送连美国国家安全局都不可以读取的个人电子邮件,我们甚至可以有保护隐私的数据挖掘。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在得到大量数据的同时仍能保护个人隐私。当然,这些技术的应用意味着在数据拥有者们和数据对象们之间将有花费和收入的变化,也许这可能就是我们为什幺没怎幺听说过这些技术的原因。

再次,营销人员告诉我们大量数据和社交网络并不仅仅是为他们谋福利的天堂,同时也是我们所有人的伊甸园。我们得到免费的信息,我们得到适合自己的应用。但实际上,在几年内,各种机构就会因为知道这幺多关于我们的信息,进而可以在我们知道自己想要做什幺之前就可以诱导我们的想法,或许在我们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某个商品之前,就以我们自己的名义把它买下来了。

隐私,换句话说,就是为了得到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有一个英国作家预测到了这种未来,就是我们会用自己的自主和自由来换来舒适安逸。这个作家当然是赫胥黎。在「历美丽新世界」里,他想象了一个社会:人们发明了原本是为了得到自由的一种技术,最终反被此技术所奴役。然而,在这本书里,他同样给我们指出了一条突破这个社会的道路,跟亚当和夏娃不得不离开伊甸园的道路类似。用野人的话说,重获自主和自由是可能的,儘管代价惨重。

因此我相信当今具有决定性的战役之一就是控制个人信息之战,决定大量数据是否会变成帮助获得自由的武器,还是暗中操纵我们的工具。

现在,我们中的大多数甚至不知道战斗已经打响了,但这是真的,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冒着打草惊蛇的危险,我告诉大家战斗的武器就在这里,那就是意识到正在发生着什幺,就在你手中,只需几次点击。


相关推荐

友博国际官方版_万博体育max客户端下载|识别门户|杂志新闻|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